好吧,过完新年又屁颠屁颠滚回厦门上班了。

18 年 4 月,从上海漂到了适合嗮咸鱼的厦门,这一年真的过得很快,很精彩,很可惜。说出来大体无味,写点当下的。

大学狗时还没啥太大的感觉,现在新年回家挺怕碰到亲戚的,开口也不知道咋打招呼。他们已然从以前的学业转问到了工作工资对象,质朴的哲学三问。

你对象呢?你对象呢…..

我对象说来我家过年,象说不来了叭。

老妹高三了,这学期胖了不少,家里少不了叨叨,看着开心。

大年初三,例行的聚会,多了一些人,少了一些人,大体没啥变化,还是一群狗单着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福哥毫不意外的缺席了,听香姐说这次回家有准备着相亲,挺想八卦八卦的。

19 年新年纪念

回家这段时间大多是阴雨天,倒不像往年那么冷,是个暖冬。老家这边下完雨会变得特别湿润,空气中弥漫着水汽,杜鹃山茶啥的一般清明前后才开,所以山头都还看不大啥点缀,很有些雾气,看着特别有种《虫师》的感觉…一般来说这种天气特别适合睡觉,在家这几天都睡得挺早的,酣眠。

意外的,今年很有些期待,《去月球》的电影据说 19 年上映,之前还看到新海诚新作的消息,估计最快也要 20 年才能看到。新年《流浪地球》的片头广告的中居然看到了《上海堡垒》的宣传,回去查了下电影情报….江南老贼居然选了个花瓶当主演,期待值瞬减。

一年一年积攒的坑越来越多,今年好好填。【flag 立起!】

临走前特地约小伙伴一起出来溜溜,可爱极了,回头有特别的礼物给你,期待一下。